公务员体检标准被指涉嫌残障歧视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26日

  法制网讯 记者 张维
视障考生以歧视为由起诉人事部门的案件26日在山东省荣成市开庭。“我之所以鼓起勇气打这场官司,是为维护我自身的基本就业权,更是争取整个视障群体在就业方面能够得到基本的尊重,不要受到基于视障的歧视。”这一诉讼的原告林森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连日来,一位视障人士的遭遇引发网络热议。视障学生小郑报考南京盲校教师岗位,笔试面试第一,却因视力不合格而被拒之门外。这样的结果合理吗?关于视障人士的就业,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图片 1

  林森是一名视力障碍者,毕业于吉林省某高校特殊教育学院针灸推拿专业,医学学士学位。他于2013年4月参加了山东省荣成市卫生事业单位招考,岗位为荣成市中医院推拿岗位。

图片 2

温州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盲人学生郑荣权即将毕业,希望成为一名盲校老师的他报考了南京市盲人学校的教师岗位,笔试面试综合排名第一,最终因体检视力不合格无法进入考察环节。目前,郑荣权还在等教育局等各个部门共同商议的结果。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视障学生黄莉即将毕业,在教师资格证的考试中,她笔试面试顺利通过,因为视力原因体检也一直“不合格”。

  原本一切顺利,他以面试笔试总成绩第一的优异成绩进入了拟录取名单,并与荣成市人事局在山东高校毕业生就业信息网签署了网上协议和教育部的三方协议。但在之后的体检阶段,形势却发生了逆转。由于视力障碍,荣成市人社局以他的矫正视力达不到0.8,不符合公务员[微博]体检标准,不能胜岗位职责为由,拒绝录取林森。

总成绩第一!视障学生竟因视力问题无法在盲校工作?

郑荣权和黄莉遇到的是视障人士共同的难题,南京的教师招聘体检标准参照公务员录用标准,其中对视力有具体要求。不只是教师岗位,事实上,任何体制内工作都存在同样的障碍。郑荣权就对媒体表示:“根据现有的规定,如果可能因体检不过就不报名,我就没办法参加任何事业单位的招聘。这样,经过大学四年的学习,我还是只能去做按摩。”

  2014年3月,林森向荣成市提起行政诉讼,起诉荣成市人社局涉嫌视障歧视。“医院推拿岗位采用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歧视视力障碍者。”林森说。

来自浙江的郑荣权是一位先天的视障人士,视力只有0.05。2015年,郑荣权成为全国第一批、浙江首位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并以570分的高分被温州大学录取。

小郑说的不是气话。小郑是全国第一批、浙江首位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并被普通大学录取的盲人大学生。在2015年《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出台之前,视障学生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后,一般选择职业中专,从事按摩专业,有部分读普通高中,考入特殊教育高等院校的学校,专业也多为针灸推拿、音乐表演等。因此,针灸按摩是视障人群普遍选择的职业,这也成了这个群体给公众的一种刻板印象。然而,从2015年开始,考入普通大学的视障学生越来越多,仅三年时间就有4757人。盲人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通道被打开了,那么,他们理应获得更广阔的就业空间。

  在他看来,他所学的专业是推拿按摩专业,报考的是推拿按摩岗位,且笔试面试总成绩第一,完全具备正常履行职能的能力,但荣成市人社局以视力达不到0.8不符合公务员体检标准为由不予录取,“这是赤裸裸的视力障碍歧视,侵犯了我的人身权、财产权和平等就业权。”

今年大四的郑荣权,报考了南京市盲人学校的教师岗位。该岗位属于公务员,在考试时,有关方面还专门为小郑准备了盲文试卷。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从南京市盲人学校网站上发现,根据本次考试公示的成绩,郑荣权的笔试和面试总成绩均名列第一位。

如果说,一般岗位拒绝招录盲人可能还有一定客观理由,那么,盲人学校的教师岗位却完全看不出拒绝盲人的正当性。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盲人协会主席李庆忠因眼底病半路失明,他曾在北京盲校当了近20年教师。事实上,以前盲校就有不少盲人老师。但后来,教师岗位管理越来越规范,要经过教师资格认定、教师聘任阶段的两次体检。而这些体检,都是参照公务员体检标准进行的。于是,盲人被拦在了门外。对小郑抱持了善意的南京盲校,给小郑参加考试提供了便利,但面对综合成绩第一的人才,却无法突破规则的束缚。这个规则,甚至不是市教育局有权无视和逾越的。但很明显,这是一个忽视了特殊岗位需求的规则,今天遇到了挑战,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荣成市人社局则认为,人社局称统一招聘只是受民事委托,并非履行行政职责行为,自己也并非招聘主体,不应该是被告。在招聘公告上已注明按照公务员体检标准进行体检,但林森瞒报自己的视力情况,有骗取应聘资格行为。即便人社局真的是行使职务行为拒录林森,此案也应该是人事争议,而并非行政诉讼。

图片 3

盲人学校招收盲人老师,也是合乎情理的事。盲人学校招收的是盲人学生,在教学设施、生活设施上,不需要为盲人老师增加过多的成本。盲人学校就是教盲人孩子们学习的,让他们多读书、读好书,让他们长大了能不依靠他人而获得更好的生活。当盲人孩子们问老师,我想做科学家、我想做老师、我想做主持人……老师,我可以吗?老师该如何回答?难道要告诉他们,孩子,你们的梦想很美好,但是很抱歉,盲人学校都不能招盲人老师。

  作为第三人的荣成市中医院,则表示同意荣成市人社局观点。

然而,即使成绩优异,报考盲校的小郑竟然败给了自己的先天性视障。由于视力问题,他的体检结论为“不合格”,最终无法被盲校录取。

不止于视障人群,针对所有残障人士的学业与就业的公平保障,都存在一定滞后性,地区间还存在不平衡。比如,去年陕西师范大学的一名师范生正常入学、毕业,却考不了教师资格证,原因就是当地的教师资格标准居然拒绝身高低于1米5的人做老师。2017年,福建一位28岁青年报考当地小学老师岗位,考试成绩排名第一,但因为没有右手掌而在体检中被刷下,因为当地的体检标准里,肢体残疾被认为不合格。这些年来,这些不近情理的规则正在不断被发现、被挑战、被修改。

  林森称,目前视障人士可以从事的行业非常有限,大部分都在从事按摩行业,“说明我们完全有能力完成职务职责,但对方却以眼睛不好拒绝录取我,这是我无法接受的,我不想受到如此不公,也不想我们群体其他人也受到类似遭遇,这个事情一定要有一个好的解决。”

对此,南京盲校的一名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学校也是照章办事。“学校严格按照招聘流程及招聘的法律制度,目前体检报告的结论确实是不合格的。”

很多规定当初在制定的时候,没有充分考虑残疾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就好比,公共场合以前很少看到残障人士,因为无障碍通行设施太少,他们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而他们越少出现,他们的权益与需求就越容易被忽视。规则制定也同样如此。2013年,有八位残障人士制作了一份《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教师资格体检标准残疾歧视调查表》,发现除了广东省大面积删除残障歧视类条款外,其他20个省仍保留或部分保留残障歧视条款。他们向教育部以及全国31个省级教育厅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其公开对各地教师资格体检标准残疾歧视审查情况,建议制定全国统一的教师资格体检标准。

  林森的代理律师、威海卫律师事务所孙绍军律师认为,荣成市人社局在招录推拿岗位时,通过公务员体检标准将林森排除于就录取之外,已严重违反了《残疾人保障法》和《促进就业法》,属于行政违法行为。荣成市人社局作为国家机关,负责公共岗位招录,本应该带头招录残障人,但却作出如此歧视行为,确实需要进行反思。

据中国之声报道称,南京市教育局就此事回应称,对郑荣权的心情充分理解,对他自强不息的精神深表敬佩。“按照现行文件要求和制度规定,江苏省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人员招聘程序中有体检环节,体检标准参照《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执行。我们也将持续关注视障学生就业动向。”

每一步都走得不容易,但再艰难还得往前走。规则改变的背后是个体权益的维护与抗争,是社会集体意识的提升,也是相关部门改变理念的过程。以前没有盲道,后来盲道等无障碍设施成了城市公共服务的标配。盲人就业也需要无障碍通道。希望郑荣权能考进南京盲校,希望更多的郑荣权们能感受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文明和包容的城市。

  长期关注视障者权利的公益人士王瑞也是一名视障者,“不管在教育、就业,我们都受到了巨大的制度性障碍,
需要消除这些障碍,才能更好地融入社会。”王瑞说。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